33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摘要: 不了解张小龙事迹的小伙伴,请点击前文《究竟是受害者复仇绑匪还是黑帮火拼?》补补课。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图片张小龙微信


不了解张小龙事迹的小伙伴,请点击前文《究竟是受害者复仇绑匪还是黑帮火拼?》补补课。


照旧先上一段新闻。

 

昨天(21日),菲律宾警察总署表示,警方已经确定6名菲律宾籍嫌疑人,与7月22日早晨7点13分左右,发生在帕拉纳克市海景花园小区杀害两名中国人的事件有关,案发视频已经记录在案。

 

菲警察总署发言人让·法哈多上校(Col. Jean Fajardo)表示,警察总署安全和调查机构监督办公室(Supervisory Office for Security and Investigation Agencies)针对6名嫌疑人已签发了“要求说明理由的命令”(show cause order,这个法律文书的用途大概是,让嫌疑人解释开枪的理由)。

 

警方表示,调查人员通过视频辨认出了嫌疑人,而这些嫌疑人均为私人安保公司的保镖。

 

警方认为,虽然6名嫌疑人拥有从事安防业务的执照,但他们的机构无权部署(枪支)。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张小龙中枪倒地的瞬间

 

上面的“无权部署”,小编认为大概是以下这样子。菲律宾保镖有持枪权,而持枪保镖在保护雇主过程中与意图伤害雇主的人发生枪战是不可避免的。不然的话,还要保镖干啥呢?不过,警方为了规范安防行业保镖们可能产生危险的开枪行为,规定了一整套的枪支使用办法。大概是保镖领取枪支必须得经过警方某部门的签证批准。但是,这种规定早就TMD流于形式了。让规定流于形式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警方。这里的“无权部署”大概指的是,该安保公司枪支领取登记表上没有警方有权人员的签字。

 

6天前还有这样一则消息:

 

杰弗里·奥兰斯(Jeffrey Orlanes)是一名被解雇的警察,也是唯一被警方拘留的嫌疑人(在医院治疗时被抓获),然而他已被下令释放了。大马尼拉警察署署长、警察准将乔内尔·埃斯托莫(BGen Jonnel Estomo)表示,他正在调查帕拉纳克警方为何会让奥兰斯出狱,“必须有人回答他为什么出狱。”另外三名被认定为化名“普利司兄弟”(Kuya Pulis,这个词在菲律宾语中也有警察的意思)、“拉莫斯”(Ramos)和“兄弟”(Kuya)的菲律宾嫌疑人(应该在前面提到的6名保镖之中)与四名身份不明的中国公民仍然在逃。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8年前还在当警察的杰弗里·奥兰斯

 

另外,有传闻称,前文提到的那位阿格鲁布斯·“金”·李(Aglubos “King” Lee)女士在附近的冈田赌场一掷千金,积欠赌场也有可能是赌厅2亿披索赌债,张小龙、孟子玉及一干马仔确实是受雇于赌场前去阿格鲁布斯·“金”·李处讨债。而把人带走应该是张小龙等的讨要赌债万试万灵的伎俩。然而,没有想到踢到了铁板,反把命搭上了。

 

关于2亿的赌债,还有个神乎其神的传言。李女士最初去赌场是为了洗钱,没有想到反被赌场设下了圈套,洗得钱一分不剩,反而欠下巨额赌债。这样欠的钱不要说是李女士,换成小编也是一分钱不想还的。李女士当然知道赌场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才会请来16名菲律宾保镖和4名中国籍马仔护身。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故事还没有完。冈田赌场和大牌赌场中介在马尼拉的势力不容小觑。6年前卷入《史上最大银行劫案》的赌场中介王金(Kam Sin “Kim” Wong ),不但在该案中全身而退,今年大选尘埃落定后,有传言称,他出钱整体包下某酒店庆祝小马科斯当选。他们才是真正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鳄,李女士不过是根硌牙的骨头而已,无论嚼碎还是砸烂,她的命运早已经玩脱线身不由己。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6年前,王金在参议院孟加拉大劫案听证会上为自己辩护。

 

以上是海景花园小区一案的最新情况。

 

综合上述新闻和前文,基本可以判断,张小龙和他的小弟孟子玉大概是白死了。可以想象,保镖们开枪的理由振振有词,当然是执行职务、保护雇主的正常反应了;而旷日持久的菲律宾刑事诉讼程序走下来,这些人被关进监狱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另外,包括乱刀捅死张小龙的格子裤在内的4名中国人,警方至今还未能查明他们的身份,事过境迁后被抓获并判刑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不过,张小龙罪有应得,死的并不冤枉。

 

张小龙,原名张晓龙,1991年10月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

 

呼伦贝尔盟传统上属于漠南蒙古东四盟(哲里木、昭乌达、卓索图、呼伦贝尔,有时会加上锡林郭勒,称为东五盟)之一。东四盟,风土文化与黑龙江、吉林、辽宁相近,而且还有割不断的历史渊源,广义上东北也包括东四盟。这里是大清帝国的龙兴之地,也是大清帝国的兵源所在地,根本中的根本。末代皇帝溥仪,在日本人的扶持下还曾在这里建立了借尸还魂的伪满洲国。

 

网络传言,张小龙是东北人,从这一点上讲,其实也是对的。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东北,淡红色区域即东四盟。

 

大概是张小龙10岁左右时,父母举家从呼伦贝尔迁至山东威海。小编推断,张小龙父母双方或者一方应该是威海人,之前因为种种原因去了呼伦贝尔。1990年代以来,威海作为海滨港口城市,要比偏远落后的呼伦贝尔更容易谋生。于是,一家人返回老家威海。由此可见,他的父母并不是有钱人。另外,张小龙还有个妹妹。

 

然而,迁回威海后,本来在呼伦贝尔好学上进的张小龙,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高中毕业后,也未能考上大学。父母为了让他将来能有个谋生的手段,在2010年前后让他去职业技术学校,学习理发;学成满师后,又出钱给他开了一家发廊。

 

在最初的几年时间里,一切正常。发廊生意不错,同时张小龙还交往了一位挺漂亮的女友莎莎(化名)。好景不长,因为光顾发廊的人,三教九流都有,年轻的张小龙未能把持好自己,和一些混社会的人有了来往,后来还跟着溜冰(吸食冰毒)。染上毒瘾后,一切都变了。女友莎莎看他不可救药也离开了。前几年理发赚的钱,全部填入溜冰的无底洞。为了能够满足毒瘾,张小龙把能借到的钱都借了,基本上欠了每一个认识人的钱。坑得最狠当然是父母了。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张小龙另一个微信


吸毒和赌博是两大败家利器,何况张小龙父母的家底并不丰厚。很快,张小龙在威海就成了那种人人看见都要绕着走的人,彻底混不下去了。

 

顺便说一下吧,最初的张小龙其实是个怂货。在威海溜冰的那段日子里,他常常像闻名网络的三和大神(深圳三和人才市场周边区域,部分求职者长期滞留于此,形成了独特的“亚文化群体”,他们居无定所,多以日结薪资的临时工为生,号称“做一天可以玩三天”。大部分人没有身份证,身负债务,与家人鲜有来往)一样以网吧为家。有一次,因为欠下网费太多被网吧老板撵出网吧。面子挂不住的张小龙,从外面找了一把切菜刀回来找网吧老板算账。在两人对峙过程中,张小龙试探了几次都没有胆量砍人,反而让网吧老板夺过菜刀把他砍伤了。被砍伤的张小龙这时知道自己惹不起,悄无声息地自己去医院看伤。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不知道今天,那位砍伤张小龙的网吧老板,听说张小龙在菲律宾的经历以及被乱刀捅死的下场时,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张小龙朋友圈


在威海当地人眼里,张小龙这人就是典型的“啥也不是”。

 

2017年8月,在威海混不下去的张小龙,经人介绍登上飞往菲律宾的航班,来到了马尼拉。此后的差不多9个月时间里,张小龙在帕纳拉克市珍珠大厦臭名昭著的东方索莱尔公司从事网络推广工作。在此期间,张小龙认识了同样在菠菜公司工作女友靓靓(化名)。

 

2018年5月,公司解散,张小龙失业了。

 

8月,张小龙和女友去了柬埔寨。此前或者此后,张小龙带着女友回了一趟威海。女友好像也是山东人。自2018年来,俩人一直在一起。

 

再次回到马尼拉,大约2019年年初,张小龙和靓靓在马卡蒂德拉·罗萨大街(Dela Rosa Street, Makati)某大楼内开了一所美发纹身沙龙——南贺华人馆(Nan He Barber)。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张小龙和朋友视频聊天时展示枪支

 

张小龙本来就是理发师出身,一般来说开了美发纹身沙龙,做起正经生意算是走上正道,差不多回到了近10年前,父母给他规划好的人生路。然而,张小龙和家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发廊和美发沙龙不折不扣是张小龙的鬼门关,而且他连续踏进了两次。也许张小龙天生命里与理发犯冲,不该以此为业。理性一点分析的话,发廊天然就是各色人等汇集的地方,作为美发沙龙老板的张小龙必然会认识各式各样的人。性格直爽、爱交朋友的张小龙,应该是在接下来一年多时间里认识了不该认识的人,结交了不该结交的损友,从而踏上了掳人勒索赎金的邪路。

 

据一位认识张小龙近20年的威海朋友艾哥所说,2020年下半年的某一天,艾哥带女朋友吃饭,这时张小龙的视频电话打了进来。张小龙问艾哥,吃过饭之后有没有别的安排?艾哥说,没钱,安排不了。张小龙听到后,立刻给艾哥微信转了5000元人民币。几年前,张小龙落难时从艾哥处借的钱一直没有还,现在转来的钱艾哥当然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这件小事说明,张小龙那时手头应该很宽裕。当时,马尼拉还处在封城之中,美发沙龙等服务业,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和限制室内人流的缘故,生意并不好做。在市场行情冷淡的时候,张小龙手里却有大把现金。这说明,也许在此之前,张小龙就已进入绑架的行当了。

 

那个时候马尼拉流行的绑架套路,仙人跳绑架、接人做核酸检测绑架等等的套路,从一些信息来看,张小龙绑架团伙直到今年还在用,说明这些绑架套路是张小龙团伙做熟了的。

 

血腥不归路——心狠手辣绑匪张小龙的生前身后事

张小龙在摆弄枪支

 

那么可以推断,大约在2020年下半年,由于封城导致没有了收入来源,张小龙不知道是结识了什么人,还是自己突发奇想,纠集若干臭味相投的人,组成了千夫所指的绑架团伙。

 

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张小龙一改在威海时怂包模样,成了传闻中心狠手辣的绑匪老大。

 

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美发沙龙于去年歇业。去年下半年,张小龙曾亲口告诉另一位朋友阿德(化名),自己在搞绑架,甚至还指着新闻里的某一件案子,说这是他做的。同时,张小龙时不时会在朋友圈发一些枪、炸弹、防弹衣之类的图片。

 

阿德和张小龙2017年在珍珠大厦做狗推时相识,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听了这些话,阿德劝告说,大家在国外都不容易,这种事情风险太大,你成功了对方倒霉,没有成功自己倒霉,染上这种事情一不小心就会把小命丢了。然而,张小龙早已经不是5年前的一门心思攒点钱回家继续开发廊的那个人。阿德的逆耳忠言,张小龙并没有听进去。而正如阿德所说,在7月22日这天早晨,张小龙把自己的命给弄丢了。

 

阿德还说,去年以来通电话就能听出来,张小龙的情绪非常不稳定,说话语无伦次,很狂妄,很暴躁。

 

另一位熟悉张小龙的朋友通哥告诉小编,张小龙手底下大概有10来个兄弟,这10来个人还在继续搞绑架,很疯狂。张小龙手上至少有1条人命,是在绑架撕票时犯下的,有可能不止一个(通哥如此确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在杀人时张小龙拍照或者拍了视频发给了他);张小龙个人至少有5辆专门用来掳人绑人的车;大概是做绑匪精神压力太大的缘故,张小龙又开始复吸冰毒。

 

通哥补充道,估计张小龙手里至少有1000万人民币,不过这些钱应该早已经被张小龙的兄弟们瓜分了。

 

从艾哥、阿德、阿通的讲述中,我们大概可以窥视到普普通通甚至最初有些怯懦的张小龙,是如何一步步走向了犯罪的深渊,又如何一步步变成了丧心病狂的绑匪,走上了血腥不归路。

 

茨威格说:“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没有不付出代价的选择,没有不付出汗水的收获。当骰子落地时,必定会有人追悔莫及,有人欣喜若狂。

 

人生漫漫,道阻且长。从来捷径都是最坏的路。也许能一日千里,也许能弯道超车;但之后,“没有人能逃避,自己给自己下达的判决。”

 

最后,让小编用胡德夫的这首《匆匆》结束本文。

标签: 张小龙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作者
2022-9-23 00:41
  • 0
    粉丝
  • 315
    阅读
  • 33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2001-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