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动员兵是新兵蛋子?合同兵反被群殴,老前辈用拳头教育现役兵痞 ...

摘要: 有俄军士兵在为中部军区司令拉平上将辩解的时候,提到了很多值得关注的细节,拉平上将身先士卒,仅带着司机和1名保镖就敢深入一线,甚至在九成俄军已逃跑的情况下,还指挥特种分队抵抗乌军进攻。这些说法不知是真是 ...
有俄军士兵在为中部军区司令拉平上将辩解的时候,提到了很多值得关注的细节,拉平上将身先士卒,仅带着司机和1名保镖就敢深入一线,甚至在九成俄军已逃跑的情况下,还指挥特种分队抵抗乌军进攻。



这些说法不知是真是假,但如果是真的,则说明了俄军内部很多问题,即身为中部军区司令,拉平上将在战场上失去了对部队的指挥,这似乎也验证了此前关于克里姆林宫越过俄军高层直接指挥利曼俄军的说法;而大部分俄军不管自己的司令就撤离,也表明俄军当时的恐慌和士气低落,什么都顾不上了,冒着乌军的火力拦截也拼命逃跑。

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透露,由于太多的教官被送上前线,很多俄军军校,至少是部分课程已被迫停止,而此前,则传出军校一年级学生被集体征召的消息。此外,俄军新组建的第三军各部队之间则存在严重的配合问题,指挥体系并未理顺,贸然投入战斗的话,只会被迅速击败并将混乱和恐慌传给友军。

乌军在利曼遇到一个被炸断腿的俄军,一边爬一边喊妈妈,大动脉喷血,没救了



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认为俄军前线部队士气低落,除了在战场上遭遇的惨重损失外,还有落后与无法使用的武器装备等有关,这直接导致俄军前线部队出现了故意损坏武器装备、逃离岗位、拒绝执行战斗任务、系统地违反军纪和酗酒等问题。这样的军队不要说作战,现在还能够维持一定的组织,本身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相比之下,由顿巴斯民兵组成的俄军第一军和第二军则具备更强的战斗力,当然,这个更强的战斗力也是相对的。分析人士认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与顿巴斯民兵的严酷军纪有关,顿巴斯民兵的核心人员是罪犯和酒鬼,更多的则是强制征召的动员兵。



除了战场上的大量犯罪行动尽可能让每个人都染上血之外,俄罗斯安全人员对任何违反军纪的顿巴斯民兵都处以极刑,这有效震慑了顿巴斯民兵,迫使他们充当冲在第一线的“战奴”,这也是顿巴斯民兵损失惨重的原因:俄军在战事不利的情况下还能跑,但顿巴斯民兵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根本不敢跑,后面就是督战队。

前线如此,后方也强不到哪儿去,受到征召的动员兵们正被陆续补充到俄军各部队,但他们的装备情况极差,很多人连被褥都要自备,否则就要在寒冷的夜里挨冻。除了物质上的不足外,动员兵们还与合同兵们发生了矛盾,合同兵们想给新来的动员兵们下马威,这也算是俄军内部的传统了,但合同兵们忘了,这些上了年纪的动员兵本身就是退役军人,对俄军内部那一套早就见怪不怪,这帮兵痞别想占到任何便宜!



在阿拉比诺,合同兵们率先发起挑衅,试图欺凌刚到来的动员兵,以抢走他们的手机和其他私人物品,这种事儿在对付俄军新兵的时候太正常了,从没遇到过任何抵抗,即便是新兵敢反抗,也会被老兵们狠狠教育。但动员兵们迅速团结了起来,用拳头告诉这些合同兵们如何尊重长辈,很快,上了年纪的动员兵们就在群殴中占据了绝对上风,并最终打得合同兵们鬼哭狼嚎,动员兵们到处追打这帮现役兵痞,直到宪兵和安全官员们赶来才制止这场一边倒的痛殴。动员兵威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作者
2022-10-6 09:33
  • 0
    粉丝
  • 40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2001-2021